推荐:
首页 > 剧本 > 小品剧本 > 6人晚会《凑一坨》搞笑短剧剧本
6人晚会《凑一坨》搞笑短剧剧本




本剧本由cctv、八班tv、七班tv共同赞助创作,刘丰宁同学担任主线设计,本人各种胡诌改编,加之肖丹、邢慧敏的亲情加盟,融汇而成。演出时,还有毕美晨和赵叶叶的各种临场发挥。嗯嗯,爱你们。
事先声明,本剧秉持让重口味飞,让小清新死的原则,融合穿越、爱情、动作、战争、惊悚、科幻等多种元素,力争做到若有雷同,纯属见鬼。下面请各位看官保护好自己的三观,拥抱好身旁的基友,共同欣赏本剧。
出场人物:许文强 ,容嬷嬷,雪姨,唐僧,白娘子,包租婆。
表演类型:即兴表演。
剧种:舞台剧(单一空间舞台)
表演题目:当某些人穿越到一坨
许文强(唱上海滩,上场):
裸奔 裸跑 从朝天门跑到观音桥
多么性感 多么霸道 我非要上那重庆晚报
隔了哈哈儿 警察来了
给老子们戴上手铐
我不服气 又哭又闹
结果就着一电棒甩翻了
这个世界 惨无人道
许文强(后简称许,帅气冷峻):“看我英姿不凡,大家应该都知道我是谁了,对、我就是上海滩的滩草,你可以叫我・・・强哥。当然,你们都知道我不是个会拿架子的人,所以、还可以叫我・・・小强・・・我和程程约好在这相见。”
容嬷嬷登场(声音串前,并带有关门动作)
容嬷嬷(后简称容,尖酸刻薄的说):“是谁在打扰皇后娘娘的春梦,啊啊啊~不,清梦!是清梦,是不是想和紫薇一样想挨我的小针了,我可是皇宫里数一数二的兽医,皇上的痔疮,皇后的大小眼,都是我治好的,针法娴熟,没有人不认识我容嬷嬷的!(许一直看,很吃惊)”
容(惊吓,许惊吓):“大胆,何人在此偷听,看我的小针~…哇哦,原来是个小帅哥。”
许(躲,略微不淡定):“你是哪来的?还是清朝人,进错片场了吧!我可是上海滩英俊潇洒,风流倜傥,玉树临风,一枝梨花压海棠,人称玉面小飞龙的屠龙勇士许文强”
容嬷嬷(奸笑):“小伙挺帅啊!正和老娘口味,要不我们找个没人的地方谈谈人生,老娘不会亏待你的。”
许(被容吓到):“其实・・・我是在等程程。”
容嬷嬷(亮针,威胁道):“当今的乾隆皇帝、五阿哥、福大爷多次向我求婚,我都没答应。强哥,你究竟喜不喜欢我?!”
许(害怕,灵机一动):“你不就是上海滩旁的容儿么・・・程程是谁,其实这些年来我一直找你~”
容(不屑):“变得还真快。”
雪姨(自述):“那陆老头我早看不上眼了!上次看到隔壁片场的文强哥,说话也挺投缘,我才知道那个人才是我的菜・・・哎?等等,里面好像有容嬷嬷的声音!老娘早看她不顺眼了!都是恶毒女人的角色,凭神马大家都说她经典,不就是会点小容飞针么!还敢和我抢强哥!气死我了!气死我了・・・“
雪姨(简称雪,敲门):“容嬷嬷,开门呐!你别躲在里面不出声,我知道你在里面,你有本事抢男人,怎么没种开门啊,开门!!”
许,容(皱眉):“怎么像脱缰的野狗一样。”
容开门,雪进,环顾四周。
雪(掐腰):“行啊你个容嬷嬷,跟我抢琼瑶剧第一恶毒女人不说,连我看上的文强哥也敢抢!”
容(怒):“小样,明明是你在和我抢!是不是想扎小针了,小心让你欲仙欲死,啊不~是生不如死!”
容,雪吵架(自由发挥)唐僧出场(简称唐)
唐(深情唱):“only you can take me取西经only you 能杀妖精鬼怪only yo能保护我唔驶俾d蚌精蟹精dap我只有你�劲就是only youonly you 莫怪师父暗沉戴番个ku莫怕死米发ti teng碰到钉米惊 I understand要全力地去do 要惊就两份惊喃呒阿弥陀佛only you 莫怪师父暗沉戴番个ku莫怕死米发ti teng碰到钉米惊 I understand要全力地去do 要惊就两份惊喃呒阿弥陀佛”
唐:“贫僧是从东土大唐而来,前往西天拜佛求亲的,啊啊~不是,拜佛求经的,累得死and乡亲们,你们幸福吗?”
容(疑惑):“我不姓福!我姓容,福大爷姓福,于是紫薇也幸福,怎么了??”
唐僧。。。。。(即兴夸张):“这样也行!!!!”
白娘子(出场简称白):“千年等一回 等一回啊
千年等一回 我无悔啊
 
是谁在耳边 说 爱我永不变
只为这一句 啊哈断肠也无怨
雨心碎 风流泪
梦缠绵 情悠远
 
西湖的水 我的泪
我情愿和你化作一团火焰
啊~~啊~~啊~~”
白(焦急):“光阴似箭,日月如梭,恍恍惚惚我又修行了一千年。这一千年,我日夜思念着我的心上人,那些年,我们错过了,今天小素素我又回到了最初的起点,寻找他,他是一个和尚,一位英俊潇洒、五音不全的秃驴。那首《onlyyou》依然在我耳畔回响。我亲爱的相公,你在哪儿?你在哪儿?”
许,容,雪,(将手同时指向唐僧,齐声):“你相公在那!”
唐僧(惊):“导演,我现在不是唐僧吗?怎么成许仙啦!我要双份工钱!!”
容,雪在后挣许(在侧)
白(哭哭啼啼拉着唐的手):“为什么这么绝情,因为年龄吗?就因为那几千年的代沟吗?我们可以姐弟恋的!为什么抛弃我!为什么为什么!!!我要一个解释?”
唐(焦急):“你听我解释,其实我是唐。。。。。。。”
白(抢话):“我不听我不听,我不要解释,你一定是嫌弃我了,你说为什么为什么!!!”
突然停电了,五人(同时):“怎么停电了?难道是。。。包租婆?!!!”
包租婆(上场凶悍):“吵吵啥!吵吵啥!电费唔洗钱啊!你班契弟啊,呢个月租又唔交,仲禁多也讲!我何止关电喉啊!从听日开始,逢一三五进行制电,二四六间歇性供电,吹啊!等你地班友,鬼杀禁吵,喊惊感,扑你个街啊,真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