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:
首页 > 剧本 > 相声剧本 > 原创相声<地震后遗症>
原创相声&lt;地震后遗症&gt;

《地震后遗症》  

原创相声  

宋书琴  

甲 各位父老乡亲兄弟姐妹们,你们好!都说这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福祸,你说这好日子过着过着,“咣当”一下子来了个大地震,把我的这心哪,震得是生疼生疼的呀!关键是我奶奶----嗨!  

乙 哎----这不是老##吗?你刚才说什么?地震----你奶奶----?啊!  

甲 我是说地震了,我奶奶她------  

乙 怎么啦?你奶奶?她老人家遇---------难了?  

甲 你说什么呢!不是我奶奶遇难了!  

乙 那是你爷爷遇难了?  

甲 越说越不象话!我们家没人遇难!是遇到麻烦了!  

乙 嗨呀!我当什么事呢!吓了我一大跳!一个麻烦,算啥事儿啊!  

甲 你可是不知道啊!自从地震那天起,我奶奶是一天24小时都不离开电视机,就象前线总指挥似的,不吃不喝也不睡,边看还边向我们发号施令,我们家这几口人被她指挥的是提溜乱转啊。  

乙 你奶奶是军人出身啊!还有这么高的指挥能力!  

甲 我奶奶不是军人出身,是指挥出身。  

乙 指挥?----啊!---是音乐家----是乐队总指挥?  

甲 什么呀!是锅碗瓢盆总指挥!  

乙 那她老人家怎么指挥起你们来了?  

甲 我奶奶今年都89岁了,别看岁数大,人家是耳不聋眼不花,天天关心国家大事,时不常的还能给我们传达点重要指示呢!  

89岁的老奶奶,肯定是你们家的最高领导人啊,不用说重要指示,就是随便说点什么也违背不得啊!  

甲 这不,地震那天,她坐在电视机前,一动也不动的在那看实况转播,看到那房倒屋塌断壁残墙的悲惨场面,她那个急呀!两手直拍大腿“这可咋办哪!”  

乙 看把老太太急的!  

甲 看到那些大人孩子从废墟里扒出来时浑身是血,奶奶是唉声叹气老泪纵横啊!  

乙 看把老太太心疼的!  

甲 看到温家宝总理在抗震救灾第一线,还和老百姓手拉手的问寒问暖,冒雨站在瓦砾堆上拿个小喇叭,嗓子都喊哑了,我奶奶用手摸着屏幕上的温总理说“你看你呀!衣服都湿透了,当了这么大的官,还来遭这个罪,你是个好人哪!你要注意安全啊!这块儿危险啊!”  

乙 奶奶看到温总理亲临第一线,和老百姓同甘苦共患难,她受感动了!  

甲 奶奶看到那些孩子们被压坏了胳膊压坏了腿,头上直淌血,她心疼的直哭啊!嘴里还一劲儿说:“孩啊!我的孩儿哎!”  

乙 奶奶这么大岁数了,可千万不能让她过度悲伤啊,别哭坏了身子。  

甲 是啊!我们也怕她跟着着急上火,身体受不了哇!  

乙 那怎么办哪!  

甲 我和我爱人一商量,要尽快的想出个办法来,好转移奶奶的注意力。  

乙 这主意不错,让老人家分散点精力,就会减少点痛苦。  

甲 我们商量来商量去,商量来商量去,怎么也想不出个好主意来。  

乙 是够有难度的!  

甲 因为当时是把所有的事加一块儿也没有地震这个事儿大,你要让她转移注意力,是不可能的。  

乙 哎呀!咋办哪!  

甲 还是我媳妇聪明,她终于想出个好办法来。  

乙 什么办法?  

甲 就是让奶奶为灾区人民做贡献啊!  

乙 啊!亏你们想的出来!让89岁的老奶奶直接去汶川第一线,扛水泥板?搭帐篷去?  

甲 你说什么呢!都89岁了,能去干那个活儿嘛!  

乙 那你们啥意思啊?不去干活儿怎么做贡献啊?  

甲 我媳妇和我奶奶说“奶奶!”  

乙 哎!-----嗨!  

甲 “奶奶!您啊,别老在这看电视了啊,着急上火的,您看您都这么大岁数了,千万别把身子骨伤着了。”  

乙 咱媳妇说的对!  

甲 什么咱媳妇啊!那是我媳妇,你得叫奶奶!  

乙 什么?  

甲 嗨!看你这一岔,把我打的都糊涂了,你得叫嫂子!  

乙 这还差不多。  

甲 我媳妇左劝右劝,总算把老太太从电视机前挪了个地方。  

乙 你们家的前线总指挥总算要下岗了!  

甲 也没下岗,是把前线总指挥变成了支援前线总指挥。  

乙 支援前线?怎么个支援法?  

甲 看到电视里那些人都在积极的捐款,奶奶也要捐。  

乙 真是个好奶奶呀!她捐几个亿呀?  

甲 你以为我奶奶是比尔盖茨呢!她是命令我们把家里那笔准备买房子和准备装修的钱拿出来,全捐了去。  

乙 那可有好几十万呢!  

甲 那是我们全家一点一滴口挪肚攒节省下来的血汗钱啊!我媳妇就想买套房子,让奶奶在有生之年能住的舒坦点儿,省的我们一家好几口人都挤在不到四十平米的窝居里。  

乙 那奶奶的话你敢违抗吗?  

甲 那肯定不敢啊!奶奶说了“我看咱们家就这么挤着住挺好的,再不济也比灾区的乡亲们强多了,咱们把钱捐了,让他们能用这钱买点儿急用的东西,你们想买房子,咱以后再慢慢攒呗!我也帮着攒,再攒上它四十年!”  

乙 奶奶说的对!你们想买房,再慢慢攒呗!  

甲 是啊!我们听奶奶这么一说,谁敢不执行啊!这叫军令如山倒啊!  

乙 对!奶奶是你们家的前线总指挥嘛!  

甲 钱捐出去了,奶奶又开始琢磨下步工作了,。  

乙 钱捐出去了,下步肯定就是捐物了。  

甲 你还真说对了!  

乙 捐什么物啊?捐你们家的冰箱电视?还是桌椅板凳?  

甲 那些东西目前灾区不要!  

乙 那捐什么?捐帐篷?  

甲 我们家哪有帐篷啊!  

乙 你们家什么都没有,什么都用不上,那可捐什么呀?  

甲 捐啥?奶奶想到的东西,你这辈子,包括你下辈子也想不到。  

乙 哇!别看奶奶都89岁了,她的思想还挺超前呢!都超到我下辈子去了!  

甲 那是当然了!  

乙 哎呀!快说吧!到底捐啥呀?  

甲 只见我奶奶把自己关在她的房间里,翻箱倒柜,一连好几天都不出门。  

乙 你奶奶一定是在找你们家的传家宝呢!  

甲 我们也都纳闷儿,也不敢进去看,只能在门外边听。  

乙 听见啥了?  

甲 就听见“嗤---------!”“嗤-----------!”的声音。  

乙 “嗤---------!”“嗤-----------!”这是什么声音啊?  

甲 刚才我就没好意思说你笨,连这个声音都听不出来?  

乙 没听过!  

甲 我奶奶那是在屋里撕布呢!  

乙 你们家又不是百货大楼卖布的,哪有那么多布可撕啊!  

甲 奶奶在屋里,把她所有的衣服全找了出来,专门挑那些洗过多次的,软软乎乎的棉布衣服撕。  

乙 奶奶一定是要绑拖布啊!捐到灾区去擦地板。  

甲 你想什么呢你!灾区楼都塌了,哪还有地板哪!  

乙 那她到底要干什么呢?  

甲 奶奶把那些衣服都撕成了大大小小的方块儿布,一罗一罗的叠好。  

乙 啊!我明白了,那肯定是做抹布,捐到灾区去擦玻璃!  

甲 灾区连一面墙都没有了,哪还有玻璃呀!  

乙 既不做拖布又不做抹布,到底做什么用啊?  

甲 做尿布!  

乙 什么?尿布?  

甲 我奶奶在电视上看到有那么多才几个月大的孩子也成了灾民,这个心疼啊!  

乙 是有好多那么大的孩子,最小的才一个月零几天。  

甲 是啊!奶奶说“这些孩子真是受苦了!他们的吃喝都有人管,可他们的拉尿怎么办哪,那么小的孩子,那屁股蛋儿上的肉可嫩着呢!”哎!比你脸还嫩呢!  

乙 哎----------!有你这么比喻的嘛!我这好歹也是个脸呐!  

甲 奶奶在房间里“嗤---------!”“嗤-----------!”的撕了好几天,她一边儿撕还一边儿流眼泪,嘴里还念叨着“孩啊!受苦喽!孩儿啊!我撕的尿布好着呢!软和!这块儿啊,还是我当姑娘时候对象给的信物呢,我一直也没舍得穿,给你们做尿布,我舍得!这块儿啊!是我老头子生前最爱穿的,我本想留着做个纪念啥的,可这件衣服软和,我不留了,给你们做尿布,我舍得!”  

乙 真谢谢奶奶她老人家啊!为了灾区孩子的屁股,她把自己珍藏多年的纪念品都舍出来了。  

甲 奶奶撕啊撕啊!把衣服撕完了就撕裤子,裤子撕完了就撕床单被罩,凡是用手摸着软和的纯棉布,全都给撕了。  

乙 我替灾区那些嫩嫩的小屁股谢谢奶奶了!  

甲 奶奶把她的撕完了,又开始撕我们的,结果,把我们家所有人的衣服裤子和被褥全都撕成了尿布。  

乙 那你们穿什么呀?  

甲 穿什么?我们全家,现在是白天上班穿毛衣,晚上回家穿羽绒服!  

乙 现在都三十多度了,你们家在那捂痱子呢!  

甲 这些尿布足足打了十几个大包儿!带着我奶奶的眼泪,带着我奶奶的汗水,带着我奶奶的爱心,带着我奶奶的叮嘱和我们全家人的祝福,终于发往了灾区。  

乙 这回奶奶该歇歇了吧!这么多天,她老人家可真累坏了。  

甲 是啊!款也捐了,尿布也发走了,我们也希望奶奶能好好的歇歇,可谁也没想到,奶奶却对地震开始过敏了!  

乙 过敏了?起疙瘩了?  

甲 什么呀!不是皮肤过敏,是神经过敏。  

乙 神经-----过敏?怎么个过敏法?  

甲 就是不能听到谁说“地震”这两个字,尤其是那个“震”字,只要一听,马上就呼吸急促,心跳加快,立刻晕倒。  

乙 奶奶是受的刺激太大了。  

甲 说也巧,我们家对门正好有一四胞胎,叫:振东、振南、振西、振北。每到晚上,那家的女主人就站在我们两家的过道上朝院子里喊“振东振南振西振北回家吃饭喽!”  

乙 这么喊,奶奶能受得了吗?  

甲 要是在平时啊,这么喊什么事也没有,都喊七八年了,奶奶有时候还帮着喊呢!  

乙 那我就放心了,奶奶肯定不会过敏。  

甲 我们也没太在意,也早都习惯了,可没想到,奶奶一听“振东振南振西振北”这一连串的振,立刻就口吐白沫晕倒了。  

乙 啊!  

甲 我们赶紧把奶奶送到医院,抢救了一个晚上,终于醒过来了。  

乙 吓死我了!赶紧去告诉你的邻居呀,以后别那么喊孩子了,奶奶都过敏了。  

甲 我媳妇和对门的说了,让她先改一下对四个孩子的叫法,等过一阵子再恢复。  

乙 是啊!奶奶这阵子不是心情特殊嘛!  

甲 对门一听是因为喊孩子这么回事让老太太受刺激住院了,赶紧来医院看望。  

乙 是得来看看,人之常情嘛!  

甲 两口子看奶奶醒过来了,也挺激动的,连忙说“奶奶您放心吧!这一阵子,我们就不------奶奶!----奶奶!---  

乙 怎么啦?  

甲 他们刚才不是说“这阵子”了嘛!我奶奶一听,立刻就又昏过去了!  

乙 啊!连这么个“阵子”都听不了哇!  

甲 是啊!医生又是扎针又是灌药,忙活了好一阵子,终于又给抢救回来了。  

乙 太危险了!  

甲 从此,我们所有的人,不论是谁,不论说什么,都必须饶过这个“震”字,生怕奶奶再受一点儿刺激。  

乙 是要注意了,千万别让奶奶再昏过去了。  

甲 住了好几天医院,我们把奶奶接回家里,小心翼翼的伺候着,生怕哪句话说错了惹麻烦。  

乙 千万要注意啊!  

甲 对门的也注意了,喊他们家的四个儿子都这么喊了“东南西北,回家吃饭!”  

乙 把那个“振”字去掉了,喊起来顺嘴多了,听着也顺耳!  

甲 这还不算,以前他们都是喊“振东!把你三个弟弟带好喽!”  

乙 振东是老大,下面有三个弟弟,有个“地”字,奶奶听了肯定受不了。  

甲 现在全改了!  

乙 咋改的?  

甲 “小北!把你的三个哥哥看好了!”  

乙 倒过来说真就没“地”字了。  

甲 好歹提心吊胆过了几天,奶奶也轻松了许多。  

乙 慢慢儿的可能就好了。  

甲 星期天早上,奶奶精神头很好,就觉着有些闷的慌,要打开电视机看看,这么多天也没敢让她看了。  

乙 那哪成啊!现在全国的电视台几乎都是一个内容---抗震救灾呀!  

甲 我们也怕奶奶看了受不了,可又不能说不让她看。  

乙 那咋办哪!  

甲 还是我媳妇聪明,偷偷的把DVD打开了,电视机里播放的是影碟,这就不会有地震的内容了。  

乙 这回可放心了。  

甲 奶奶心情不错,我媳妇给她放的是《康熙微服私访》,皇上妃子花花绿绿的挺热闹。  

乙 奶奶肯定乐意看!  

甲 看着看着----坏了!  

乙 咋啦?  

甲 皇上来了!  

乙 皇上来了怕什么?  

甲 皇上来了不说话还行。  

乙 他说话也不说地震的事儿,怕什么!  

甲 他是不说地震,可他张嘴就说“朕----”。  

乙 啊!  

甲 我奶奶正看的起劲儿呢,一听皇上说话,立刻“啊!”的一声,又昏过去了。  

乙 这不成了地震后遗症了吗?  

甲 哎呀!你别罗嗦了,快帮我背奶奶去医院!  

乙 哎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