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:
  • 霸王别姬
  • 甲:您喜欢看传统京剧吗?乙:京剧是古老的民间戏曲,有鲜明的民族艺术特点,唱、念、做、打都很讲究,传统京剧表演了许多优秀的历史故事,很有
  • 花与草
  • 甲:我不知您这个人眼力怎么样?乙:嗯,我眼神倒还行。甲:我看一看,两只小眼睛黑的乎地发亮。乙:什么叫小眼睛,您别看眼睛小,有神,看什么都看得
  • 处长“上课”
  • 甲:最近我上了一堂非常受教育的课。乙:什么课呀?甲:我们处长到基层给群众讲《准则》。乙:讲得怎么样?甲:那是深入浅出,现身说法,话虽不多,哲
  • 如此照相
  • 甲:您大概喜欢照相吧?乙:哟,您怎么看出来的?甲:因为您这人形象很有特点。乙:我们那儿比我好看的人倒是不多。甲:好象哪个电影里的演员象您
  • 青春赞
  • 甲:(学机车声)“呜――咕咕咕……吱――”“各位旅客,16次广州开往北京的列车终点站到了。请旅客们带好自己的物品,顺序下车。大娘我扶
  • 科学院的春天
  • 甲:今年的春天,是个不平凡的春天。乙:怎么不平凡?甲:今年的春天是在冬天的后边。乙:废话,哪年的春天都是在冬天的后边。甲:我是说,今年的春
  • 算帐----相声剧本
  • 甲:我想问问,你是什么文化程度?乙:我是大学毕业。甲:学过加减乘除吗?乙:那小学就学了。大学里学三角、微积分。甲:噢,大学还学积粪。乙:积粪
  • 冻人畅想曲
  • 乙:好久没看见你了?甲:我最近正在进行一项研究。乙:什么研究?甲:冻人。乙:动人?甲:冻人。把活人放冷库里冻起来。乙:啊?谁受得了?甲:这你就不懂
  • 菜站新风
  • 甲:您爱人干什么工作?乙:她是演员。甲:您再说一遍。乙:她是演员。甲:(对观众)大家听一听,“她是演员”。字不多,四个。亲切、温暖、自豪、骄
  • 船与海
  • 甲: 我对海洋有感情。乙: 是吗?甲: 您看,我长了一幅海相。乙: 什么叫海相呀。甲: 海员见了我都说我象海畔一赤子。乙: 你不象海畔
  • 一买一卖
  • 乙:通过揭批“四人帮”,商业形式大好,开展了提高服务质量,改善服务态度的双服竞赛。我今天说的这一买一卖……甲:(捶胸长叹)我是怎么了!乙
  • 战士之歌
  • 乙:这回我们俩表演.甲:(唱)班长拉琴我唱歌,歌声朗朗象小河。乙:咱们不唱,光说。甲:(唱)说打就打,说干就干,练一练手中枪、刺刀、手榴弹。乙:你
  • 迎春花开
  • 甲:(唱)哎……乙:这位唱上山歌了。甲:(唱)同志呀,对起来哟……乙:要跟我对唱。甲:(唱)我来问问你:祖国大地开什么花?乙:(唱)哎,同志呀社社队队开红花
  • 红色园丁
  • 甲:你看我是干什么的?乙:这可看不出来。甲:人们把我的工作比成是:人类灵魂的工程师;赋予知识的启蒙者;精刻少年心灵的工匠;培育祖国花朵的
  • 诗歌与爱情
  • 甲:(唱)“九九那个艳阳天,十八岁的哥哥想把那军来参。风车跟着那东风转,哥哥惦记着呀小英莲。”二妹子! 乙:哎……三娃子!甲:谁是三娃子?乙:
  • 夸丈夫(相声剧本)
  • 甲:能参加今天的庆祝建党七十八周年文艺调演,我很高兴。 乙:我也很高兴。 甲:一大早,我就骑着自行车往县府礼堂赶,乙:我也是。 甲:可到舞
  • 刮眉毛
  • 我们有个街坊,平时好吃懒做,游手好闲,到了年根儿底下,缺米少面,手底下一个子儿没有。他女人着急了:“你说,咱这年怎么过!”他沉得住气:“你
  • 高山求子
  • 甲 (对观众)诸位,我给您介绍一下,这位是说相声的XXX。乙 您甭介绍,大家都认识我。甲 不,说相声跟说相声的不一样。乙 怎么不一样?甲
  • 糊驴
  •   今天我说的这段儿节目,叫《糊驴》。在北京东华门大街住着一个人姓王,外号叫“古董王”!这“古董王”是什么意思呢?就是说,他
  • 翻跟斗
  •  说段单口相声,单口相声的新段子很少,我们自己想编,在写作上又不行。实不瞒您说,我是解放以后才学习文化,解放以前是个半文盲。
  • 梆子迷(相声文本)
  • 甲 (唱)“刘大哥讲话理太偏,谁说女子不如男。”乙 唱上了?甲 (接唱)“男子打仗到边关,  女子纺织在家园。  白夭种地夜晚来纺线, 
  • 醋点灯
  • 甲 嗬!咱们哥儿俩老没见了! 乙 可不是嘛。甲 您还在那儿住哪?乙 没搬家,还在那儿住哪。甲 在哪儿住哪?乙 不认识啊,还在XXX住哪。
  • 官场斗之十九、弘历发配
  • 乾隆越是着急,刘墉还是越不说。“嗬!哎,刘墉,不要紧,刚才我不是说了吗,王子犯法与民同罪,不管是谁,谁偷坟掘墓也不行,就拿朕来说吧,朕要动了
  • 官场斗之十八、智参乾隆
  • 乾隆一听,“刘墉有本”。心说:嘿!这个刘三本儿啊,每天头一本合着没别人的份儿,都是他的。嗯……,今天哪,不论他是参文、参武、讨赏,我是一
  • 官场斗之十七、打赌击掌
  • 这四个轿夫可知道刘墉的厉害啦。回府一学舌,和脑啦。心说:这是“打奴欺主”啊。行,别忙!等瞧准了机会,若不要了你罗锅儿的脑袋,我就不姓
  • 官场斗之十六、惩治轿夫
  • 刘墉一看,噢,真撞啊!好哇,和,你不发话,吓死他们抬轿子的也不敢哪。反正,我这顶破轿子早该扔啦,行了,新轿子,哎,就朝你要啦! 又一琢磨,和
  • 官场斗之十五、早朝撞轿
  • 刘墉提拉着王八,说把弹弦儿的逮来了。嘿!可把和骂惨啦。从打这儿起,和算恨死了刘墉啦。心说,刘罗锅儿啊,刘罗锅儿,量小非君子,无毒不丈夫
  • 家和万事兴
  • 甲:俗话说“家家有本难念的经” 乙:对 甲:不过听说你们家不错,一家人和和睦睦,互帮互助 乙:这是因为我爸爸会念经 甲:你爸爸会念经? 乙:对
  • 我想有个家
  • 甲:好久不见您了 乙:好久不见 甲:我和你是从小一块长大的朋友啊 乙:是 甲:可以说是“抹泥”之交,这……………… 乙:等,等,您等会儿 甲:啊?
  • 我有高招
  • 相声《我有高招》(王波海)(草稿) 甲:说相声不容易。 乙:是不容易。 甲:脑子得快。 乙:我脑子就快。 甲:得好琢磨。 乙:我就好琢磨。 甲:那您